? ${curAricle.name} 首都师范大学统战部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» 统战论坛
历史是回音壁——我这三十年

今天早晨打开柜子清理资料,偶然发现调动工作时从新疆带来北京的一本 “1988年文科知识台历”(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),甚为奇怪。当初离开乌鲁木齐时,很多书籍报刊都当废品卖了,为什么带来这么一本旧台历?好奇地打开一看,呵!那可是1988年的生活记录。一页页翻开,一件件往事蓦然回首,1988年过得是那样忙碌、那样充实、那样多姿多彩。这一年,是我在新疆师范大学工作的第十个年头。
    1978年12月,中共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,冲破了“两个凡是”的思想束缚,揭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,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一夜之间,这个“地主阶级的黑崽子”,已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了一只脚的家伙,一跃而成为大学教师。1983竟被评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先进工作者。真可谓时来运转,一个个荣誉称号接踵而来:1985年被评为全国各民主党派工商联为四化服务先进个人、1985年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中青年专家、1987年当选为民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委,同年当选为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及新疆维吾自治区政协委员、1991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……。
    捧着这本台历,思绪万千。想当初,红卫兵造反动枪动炮,我怆惶离开美丽的山城,跋涉大漠的黄沙古道来到边陲,与丈夫栖息在臭气熏天的厕所旁边的土平房里。在“横扫一切”的政治运动中,人们都在“三忠于”、“四无限”地闹革命,打派仗,两个地主阶级的黑崽子无人敢问津,乐得逍遥。丈夫是“土木系”毕业的大学生,对线条、角度特有研究,稍加发挥,竟做得一手好木工活。我17岁发表文章,对文章的“结构”朝夕捉摸,触类旁通,竟成了响当当的裁缝。两个看不到前途的人一合计,“木工”、“裁缝”是谋生的手段,一颗“红心”两手准备,假如城里呆不住,到广阔天地也会大有作为。虽说提心吊胆过日子,也是其乐融融。
    如今回忆那段日子,算是幸事。假如我也去参加“战斗队”,去揪斗“牛鬼蛇神”,哪有千万字的作品产生?
    一粒种子被深深地埋在地下,可当它得到了适当的水分和温度,自然会发出芽来。
    1979年,我提着满满一袋发表的作品敲响了新疆师范大学的大门。一个经历过寒冬的人非常珍惜春天的温暖。我和丈夫同住在一座城市,为了争夺分分秒秒的时间,我们俩一人带一个孩子住在单位里,每星期日团聚一次。我在逆境中磨练出的意志、毅力、恒心及宽容,让我受益匪浅。在新疆师范大学只用了短短的十年时间完成了讲师、副教授、教授的职称晋升。应该说,在新疆师范大学我已功成名就了。
    1994年,我以人才引进的方式调入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。这一举动令不少人吃惊、咂舌,一个近年近50岁的女人敢到人才济济的首都去打拼,未免太冒风险。从新疆到北京这本身就是一次难得的机遇,机遇的出现对人是一种莫大的考验。有的人面对机遇踌躇不前;有的人面对机遇挺身而出。既然有单位需要我,我是不会退宿的,哪管前面困难重重,我也会勇敢面对,这就是我的性格。
    1967年离开重庆去新疆出于政治压力;1994年离开乌鲁木齐去北京是事业的发展在召唤。前者是前途未卜,后者是道路宽广。我深信,一个人只有被自己打倒,别人是无法击倒的,因为命运掌控在你手中,我怕甚?
    1994年12月18日我走马上任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,过去的一切已划上句号,万事都得从头开始。到一个新的环境从当班主任、带学生实习、去郊区上课做起,我要求自己件件工作都要做得认认真真、踏踏实实。从迈入首都师范大学校门,就我给自己订下原则:低调子做人、高标准做事、用平和的心态去对待激烈的竞争。从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到一张张熟悉的笑脸,十余年来,我在首都师范大学用自己的行动营造了一个宽松、和谐的工作环境。北京和新疆一样,同样给了我信任,1997年当选为民进北京市副主委,同年再次当选为民进中央委员及北京市政协委员。我没有辜负众望,1999年我创作的电影《会唱歌的土豆》获中国电影华表奖、2000年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提名及中国电影骏马奖。2002年我创作的电影《微笑的螃蟹》获中国电影童牛奖及中国电影骏马奖。
    1996年我承担了“全国教育科学‘九五’重点规划科研课题《汉语形近字趣味教学研究与实验》”。经过十余年的努力,研究写作出版了有关著作40本,“十一五”期间对研究成果进行了全面开发。朋友们戏言:冉红六十余岁闪亮登场做市场,可喜可贺。
    2006年,我确定了将《汉语形近字趣味教学与实验》系列研究成果转化成动漫、网络游戏的思路,将枯燥晦涩的文字教育改变为少年儿童喜闻乐见的看动漫、玩游戏,真正实现寓教于乐。同时,丰富我国动漫、网络游戏原创作品市场,进而开拓动漫、网络游戏的教育性及汉语文化的传播。
    教授作产业,谁信?通过57轮谈判,无一人愿动真格来投资。我一咬牙,求人不如求己,自己拿钱出来干!决定以我创作出版的长篇童话《错别字大王历险记》(5册)为蓝本,改编制作系列动画片《浩昊文字国历险记》(全剧共130集计338分钟)开始起动。
    2007年5月,《浩昊文字国历险记》的第一集样片参加了第十届国际科博会 ,这是在科博会上的高教园区唯一的一部原创动漫作品,引起了社会的关注。2007年9月,该片参加了国际动漫节,2007年11月,该片又参加了国际文博会,同样受到好评。
    《浩昊文字国历险记》亮相后,受到了北京市政府、中关村科技园、首都师范大学的重视及支持,目前已完成26集动漫片的制作。动漫电影及网络游戏正在研发中。
    2008年是难忘的一年,六十余岁的我又连任了北京市政协委员(共做了五届政协委员,新疆两届、北京三届),深感肩上的重任。积累了几十年的研究成果要去转换成商品进入市场,谈何容易!可是党中央早在十四大就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,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需要,坚决执行不动摇。我将自己的作品转换成产品进入市场检验,责无旁贷!但其中的酸甜苦辣,不去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的。
    前不久,“人民政协报”记者采访我时,很有感慨地说:“我采访别的教授,都回避谈市场,而你这个教授对市场却情有独钟,不但津津乐道,还很有研究,这是为什么?”我回答:“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体会最深的是我们的党‘否定了以阶级斗争为纲’、‘把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’的决策之英明,如今国富民强,不就是市场经济的成果吗?”我这三十年的变化就是国家三十年变化的一个说缩影。那本调动工作时从新疆带到北京的“1988年文科知识台历”,足以说明我对这段历史的记忆刻骨铭心。
    历史是回音壁,你怎么样书写,它就会作出怎样的回响。



本文作者:冉红